坐标x

这里是叉酱。凹凸安雷酱瑞金酱,胜出,律茂,色松。不经常刷但从未爬墙的本命cp是神亚,焰钢,亮光奇杰也吃!(๑•́ωก̀๑)聊天废…orz

【也青】今晚月色很美(假的,辣鸡车)

PO个避雷
微博抽的关键词,1.dirty talk.2.怪谈3.今晚月色真美
感觉有点OOC…_(:з」∠)_
大半年没写…复健第一发是辆辣鸡车嘤QWQ希望大家能愉快食用!

今晚的月色真美。
或许那也并不单是月色的美。

王也稍稍仰起头,心中莫名浮出这个念头。他揉了揉因为一个姿势太久而酸痛的后颈,想把杂念排除些许。

天知道大家都是术士,这种怪谈的话题是怎么引起来的。而诸葛青像要找个更大的乐子似的,从傍晚开始就忙前忙后地布置场地。

而此时烛火的光影在诸葛青如玉的脸庞上轻轻跃动着,从前熟悉的人陌生起来。今晚月色格外明亮,而他正巧是逆着窗子坐的,深蓝色的头发被镀上了层柔柔的银。发梢稍稍卷起一些弧度,随着讲述声几乎不可见地颤动着。

像个狐狸。

狐狸也正在讲狐狸的故事。

“…大抵那些狐狸都是如此了。”

“…那老青,你个人的话,又是怎么看待狐狸的?”

诸葛青凉凉瞟了王也一眼,一时间王也竟看到那双总微眯着的眸中有着如许复杂的情绪,可不待他细细分辨,诸葛青又移开了视线,“还能怎样…狐狸和书生的故事,多难得有个好结局。”

“也并不是没有好结局。”

“世人谈起狐狸,往往是淫词浪语居多。许多人都梦想和狐妖春风一度,却没几个想和狐妖长伴一生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说真的,老王…”诸葛青笑着转了个话题,“这世道精怪都很难见了,更别提修炼有成的狐妖了,若是遇到,你打算怎么办呢?”

“其实没什么,或许我们也遇到过。”王也稍微抬起眼,略微观察了一下诸葛青的神色,“无非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罢了。”

“那,如果,狐妖想诱惑你,你会收了它么。”

还没等王也反应过来,那片微凉的唇就轻轻贴了上来,一触即离。

“…喂,老青…你…”王也下意识想拉住诸葛青问个明白,诸葛青却已经后退了一步。

“如你所见。”诸葛青摊开手,“很难选了…因为一生太过漫长,所以短暂的时间就值得回味许久了。其实很卑鄙啊,因为我在逼你做这种选择,感受到了吗?”

王也引以为豪的冷静头脑一时做不出什么“有利的抉择”,但他下意识的握住了诸葛青纤瘦有力的手腕。尽管从前他从未捅破那一层隐约可见的界限,但这就像个海啸来临之前的预感般——有些东西在发酵,在变质,直到将他们一起拖入深渊。

然后他们站在十字路口。

术士是神秘的存在,他们识古今,知天命。众人对他们的信任感来源于,他们几乎无法卜出自身的命运。

他们确实无法卜算,可是预感这东西也骗不了人。在他们再一次感触到对方的唇的那一刻,命运线开始纠缠环绕,前方的路仿若暗流汹涌的深海看不清方向。

“喂喂…你也有感觉吗…”诸葛青摇摇头,甩开几缕挡住眼睛的头发,“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,老王你其实,也有那个意思吧…啊——”单纯出于性的做,不会如此深刻地,对他们的命运线有着连术士都能有感觉的变化。

王也没有回话,只是又顶了顶,将诸葛青的下一句话撞成喑哑的低吟。他从没在典籍里找到过类似的例子,作为一个术士,本应该立刻思考这种关于自身的重大变化。但难得的,他今晚不在意了,或者说,今晚他并不想在意。

直到刚刚诸葛青如此明确地表达之前,他人生中不多见的瑟缩在这段感情上表现的淋漓尽致。人毕竟不是无生命的物体,一些做法,词句,甚至语气,都会刺激关系变化。心的调节阀从来最灵敏,尤其对于这种…骄傲的家伙来说,曾打击到过他的人更是他敏感之处。

其实只是认识了很短的时间不是吗?

曾经他想着,离开吧,像从前那样,避开就好。可是这个人,主动过来了,甚至点醒了他,让他决定做个“入世的行者”。

入世又有何不可?他凝视着身下人的面庞,轻轻咬了一口锁骨,引来一阵战栗。

“老王你,有点慢啊…”诸葛青调笑了句,可王也并未如他所愿,甚至更加“温柔”:“之前没有做好润滑啊,明天早上跟碧莲那家伙说好了要早起,不是么。”

“啧…那你要这样一直磨下去么…我可不干了。”诸葛青稍稍往前扭了扭,又被抱住腰拉了回去。

“我想了想,”王也轻声说,“我觉得,一辈子挺长的,我们不用急。今晚月亮挺好看的,你不觉得赏赏月也不错么。”

END

评论
热度(26)
©坐标x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