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标x

这里是叉酱。凹凸安雷酱瑞金酱,胜出,律茂,色松。不经常刷但从未爬墙的本命cp是神亚,焰钢,亮光奇杰也吃!(๑•́ωก̀๑)聊天废…orz

#授权翻译#The Chain BY UP2L8

碎碎念:

授权~之前这位姑娘有贴~ @Undercurrent. 前文也在她那边有发XD

这里是第三章……我有点看不下去自己好早以前的水平,干脆重新弄了下,就迟了些orz

虽然现在的水平也需要复健_(:з」∠)_还是希望大家能看的嗨森w


【罗伊】


夜晚凄寒,而伴着浪漫爵士乐的温暖火焰旁无疑是个好去处。罗伊放松地靠在扶手椅上,双腿仿佛泄了劲般,自然而然地靠向暖炉。桌上的苏打水尚有一半,却是从摆放那一刻起遗忘到现在。没有什么比寂静的深夜更能让他感受到深深的疲惫,如果他渴求放松下来,就只能期望记忆中的那个夜晚消失不见。爱德华只是外出做了个任务,罗伊自己也只是怀着喜悦期盼爱人归家。然而,这当然不可能。罗伊早就清楚地明白了,除非爱德发自内心地原谅他。这段时间几乎已注定了最终的结局。


对焰之炼金术师而言,坐等发展违背他的处事原则,他更倾向抓住时机,掌控任何的机会和可能性来达到目标。但这种情况下,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。即使现在他不得不强迫自己不要奔入夜色寻找爱德华,找到办法将事态导回正轨。然而这可不是中央司令部,爱德也不是什么罗伊需要面对的难缠的上司——击败他,罗伊就能获得晋升。这次的赌注可高得多,决定权在爱德华那一边,任何企图操纵局势的想法都会使局面变得更糟。


他只能坐在这里。事实上,爱德华没回来拿走他那可怜的,几乎只装了一个纸箱的财产姑且算个好兆头。


第一声轻微的叩门被他完全忽略了,除了那个不可能的人,他现在完全不想见到其他人。第二声门响重了些,罗伊不得不起身:如果是他呢……但爱德华为什么需要敲门?当罗伊到达前厅时,第三声以及更多的轻敲声渐渐消弭在空气中,走廊安静下来。


爱德华站在那里,双手深深地插在夹克衣袋里,努力站直身体。


“为什么你要敲门?”罗伊问,他后退了几步以便这个年轻人可以进入,“这是你的家,不是吗?”他的声音低沉而粗粝,心脏紧缩起来,希望和绝望同时在挤压他。


“我……我猜可能是有些害羞……毕竟那么突然。”爱德华低垂着头说着,他也看着罗伊的眼睛,视线一直没有离开。

 

“你还会……回家吗?”罗伊带着些许希冀问道,“还是……不会了?”

 

“我想,我想回家,如果……你知道的,如果你仍然希望我回来。”

 

罗伊的腿仿佛橡胶,软软地黏在了地板上——那个孩子如此宽容,“爱德,你不知道你有多好。我差点疯掉,想着你可能……那我……”

 

“我爱你,”爱德华在罗伊能回过神前打断了他,掠过他身边,转进了客厅,抚过火苗,扶手椅和那半杯柠檬水,“我现在也真的,对你非常生气。因为我知道你同样爱我,可我无法理解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,对我们的感情。”

罗伊紧紧跟随着他,试图伸手触碰,但是他仍没有权利,爱德华的情绪尚不稳定,而且他一向变幻莫测。年长的炼金术师知道,这时候的任何一个错误举动都会带来他无法承受的悲伤。

 

“我当然爱你!”年长的男子说着:“我希望我能对发生的事情给你一些合理的解释,但事实上我自己都不明白我怎么会做出这些事。”爱德华转身面对着他,而罗伊没有看到预期中的愤怒和怀疑,而是带着怜悯的讽刺,于是他继续努力解释,“一开始我想把这归咎于酒精或孤独,甚至是你……但终归是因为我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 

爱德华做了个鬼脸,然后走到扶手椅前举起那空了一半的杯子,挑起一边眉毛,“我本来以为威士忌在说话,但你没喝酒,对吗?”年轻人惊讶于他观察到的东西。


“不。酗酒只是我问题的一部分,更不幸的是,这只是最简单的部分。”


爱德华的眉毛几乎要挑到发际线那般高了,“那什么是最难的?”


“如你所知,我是个混蛋。我做下了可怕的事,而且从未弥补,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不配得到纯洁和高尚的你。”


“‘纯洁而高尚’这是个笑话。”爱德华皱起眉头,“那么你打算如何弥补你的罪过,赶走爱你的人吗?”


“并不是无意,不。但也许从长远来看,对他们和对我自己都会更好。我仍相信我的生活中没有任何美好的东西能够持久。最终他们或主动离开,或被带走……因为我没有快乐的资格。”


“我以前也这么想,但那是一堆废话,”爱德华靠在斗篷上,在胸前叉着双臂,“生活并不如此。它不会自动惩罚罪恶,就像你,在自我惩罚。这就是留给罪人的东西了。这也不是最伟大的系统,但它就是这样的。所以尽管你是个混蛋。世界上还有更坏的混蛋。虽然你可能不相信,但实际上你是个好人。你的悔恨和你的工作方式证明了这一点。我仍然相信你。“


“我不明白当我还没有原谅自己的时候,你怎么能这么轻易地原谅我呢?”他说,然后咬紧牙关。他是想把爱德华赶走吗?


爱德华考虑了会儿,把头歪向一边。“如果情况正好相反,你能原谅我吗?


罗伊喘了口气,轻颤的嘴唇中吐出气音。爱德华欺骗他的想法让罗伊胸口锐痛,如同心脏病发作一般。在痛苦的边缘,还有一种深深的被背叛感。是的,他知道爱德华现在的感受。但是,年轻的男孩仍然在这里,试图挽救他们彼此之间的一切。他仍然认为罗伊值得拥有。罗伊知道,如果形势逆转,他也会有同样的感觉。很少有人能幸运地发现那个人是他们灵魂的另一半。


“我会的,”罗伊承认。“但你永远不会做我做过的事。你绝不会自私到把这件事搞砸。犯这么大的错误证明了我不配…“


“我对犯大错误并不陌生,马斯坦,”金发男孩啐了下,“你想复习下这张清单吗?让我们从我如何把我的母亲变成一个怪物,并迫使我的弟弟当了五年冰冷的铁皮人开始。在这段过程中,我几乎要疯掉,知道我妈妈怎么会以我为耻,想知道为什么艾尔不恨我。见鬼,我都恨我自己。”爱德华停了下来,闭上眼睛努力控制住自己,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下来,继续说着,他的眼睛又一次紧紧锁住了罗伊的眼睛,“唯一能让我继续前进的就是希望能让艾尔回到他的身体里去。你给了我希望。你帮我实现了目标。然后,你给了我新的生活,让我感到被需要和需要。我觉得自己属于这里。我有时还在想,像你这样的人,在一个脾气暴躁、满嘴大嗓门、半个金属小孩身上能看到什么,我怎么能配得上像你这样的人呢?但你才是帮我度过难关的人,你知道吗?所以不要站在那里告诉我你应得的是什么。我爱你,无论你喜不喜欢。”


“在我伤害了你之后,你仍然有这种感觉吗?”


“你伤害的是我们两个人。但我们能跨过它,我知道我们可以……你不想再尝试一次吗?”


罗伊挣扎着,几乎要控制不住地,他想把这个年轻的男人压在胸前,“我想。我太想要你回来了。”


“我就在这儿。你在等什么?”爱德凑近了他,认真地盯着他深邃的眼睛。


他们亲吻着,紧紧地拥在一起,嘴唇和手都在迫不及待地等待着对方。罗伊的手缠住爱德华的金发,年轻人抓住他爱人的衬衫衣摆,紧紧地抓着,仿佛交融在一起。

 

罗伊用力地挣开,深深地望进爱人的眼睛,那里还有着灼热,痛苦,以及被匆忙掩饰住的不确定。他们链锁般的羁绊仍断断续续锈蚀着,甚至依然发出可能碎裂的声响,尽管他有很大的决心克服这一点,罗伊知道爱德华仍然会轻易怀疑他。


“不用去想,”黑发男人低声说,“你说得对,我们可以挺过去的。我不想忘记我做了什么,我怎么会因为自私的愚蠢而失去你,我也不希望你这样做。但我们不能让它妨碍我们。”


爱德华猛地点了点头,发出一丝颤抖的气息,“我知道,”他轻声说,“我很抱歉……”


“别向我道歉,”罗伊说,把一根手指放在那个年轻人的嘴唇上,“这是我造成的。”他又把爱德华拉近了,这一次更加温柔,轻轻地吻了他一下。


爱德华慢慢地回应着,罗伊知道他正在摸索着,试图再次找回他的理智。罗伊停下来这个吻,握上青年的手臂,领着他坐上沙发。罗伊跪在爱德华膝盖之间,双手轻轻地放在爱德华的大腿上。


“别去思考,”罗伊又重复了一遍,“你只需要去感受。”


爱德华点了点头,斜下身子,想将手搭在罗伊肩膀上,但罗伊拦住了他——爱德华的手被他死死地抓住,一动不动地。


“我真想告诉你……当你还需要我时我是多么高兴,”罗伊轻声耳语,“让我来,爱德。”


爱德华微微一笑,这是罗伊经历太久才看到的第一次笑容。“你真是个控制狂,马斯坦。”他的声音轻柔,但他并没有躲开罗伊的手。


罗伊察觉到了他的允许,才开始“工作”,他希望年轻的爱人能从这当中尽可能地感受到爱与感激。

~0~

 


罗伊最喜欢的地方便是爱德华身边的眠处,因为在深眠时,他们的身体仿佛会自动吸引,缠绕上对方。于清晨醒来时,两人拥抱着,如此不可思议。或许这就是天生一对。试想,他可能失去现在,甚至未来……


在他们成功度过这场危机之前,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但现在爱德华的脑袋还舒适地倚在他的肩头,这证明他们的羁绊在缓慢地修复着,罗伊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这个状态。他几乎因为愚蠢的念头而失去了爱德华。黑发男子向来自豪于自己吸取教训的能力——今后永无可能再次发生了,两天前的夜晚是他这辈子犯下的最大的过错之一。这一课他可算理解深刻,他无数次庆幸没有更严重的后果。


爱德华在他身边动了一下,罗伊知道他也已醒来,但和罗伊一样,他也不愿意睁开眼睛,承认这一点。然而没过多久,臭名昭著的艾尔力克食欲就会冒头,吸引所有人的注意。这时,爱德华的腹中传出低沉的咕噜声。

 

罗伊睁开眼,打算开始准备早饭,却发现爱德华仍然皱着眉没有平复下来。担忧又一次席卷而来:“有什么问题吗,亲爱的?”


 “没什么,”爱德华回答着,顺便轻轻揉了下罗伊的下巴。


罗伊转过身来,用关切的目光把他的爱人钉在胸前。“怎么了,亲爱的?”他又问。


爱德华摆出一个坏笑,“我只是在想,我要怎么才能阻止阿尔把你揍得屁滚尿流呢?”

 

罗伊把他翻了个身并俯身压上他的后背,嘴角泄出一丝苦笑,““我相信我们会想出办法的,”他说,“如果没办法的话,也许我应该被打屁股?”

 

“而你现在在打我的屁股?”爱德华咒骂了句,还是吻了吻他。


早餐要等上很久了。



评论
热度(21)
©坐标x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