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标x

这里是叉酱。凹凸安雷酱瑞金酱,胜出,律茂,色松。不经常刷但从未爬墙的本命cp是神亚,焰钢,亮光奇杰也吃!(๑•́ωก̀๑)聊天废…orz

【安雷】归乡 一

避雷请注意_(:з」∠)_

雷狮:荷兰的孤儿院的某孩子自学成才,努力考古找宝藏卖钱养弟弟
安迷修:大雷狮四五岁的学长,学霸级别,博士毕业当教狮的那种
不懂考古专业…私设多,bug有_(:з」∠)_
以上(๑˙ー˙๑)

       那是片被海吞没的城池,塔尖被波浪渐渐削平,碎石在漫长的岁月中泯然成灰。街道倒是平整,然而这里早已都是海洋的居民了,路面也只剩为植物提供养分的作用。海葵在破碎的花盆中生根成长,虾子翻越海藻,奔赴街道尽头的黑暗处。

        那尽头是什么?尽头的里面又是什么?说起来,这座城是倾斜着的,据说主干道连接着传说中的海沟。它生前似乎华丽至极,连死后也这般体面:镶嵌在断壁残垣上的宝石依然光彩照人,巨型石柱深深地伫立着。浅海地域的废墟早已灰飞烟灭,留下埋了半截在细沙下的宝石,随着水波折射出耀眼的光芒,晃晕了过去的海盗。或许遗迹也感到了漫长岁月的孤独,想留下白骨做伴。

        雷狮是听着海盗的故事长大的,他向来瞧不起因为贪婪而死于礁石和海浪的海盗——他更喜欢在海面上乘风破浪,与各国海军搏斗,最终成为海洋的无冕之王。尽管他总会梦见自己在海洋中遨游,但醒来后也只能开始日常的实习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 带队的头儿是个年轻教授,他在之前的路上强调了好几遍此行的目的是一座海底遗迹,此地建筑群庞大,年代久远,考察十分困难;再加上礁石密布,海上天气又多变,希望考古队的各位都要好好注意身体状况,有不适的要及时说明。一路上他听的耳朵要起茧子,但这不是他生气的最重要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 雷狮是个旱鸭子,他只负责测算和分析——说起这点他就无比气愤,这是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挫败之一。如同天生一般,他对游泳的不擅长就和他在考古学的成绩一样出名。他更企盼亲手探入水中,触碰和感受那些石块,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找到图画或文字——

        然而这活儿被派给运动神经很好的金去干了,旁边还有细心的格瑞辅助他。这安排论谁也说不上糟,可雷狮为这事儿闯入了教授房间好几次,无论安迷修如何劝阻他为了身体着想,雷狮都执意一定要下水。

        他知道自己往常是不会如此失去理智,可离那片海域越近,他就越能清晰地感受到:海在召唤他,或许也并不是海…从他自己都说不清的意识深处里,有什么在呼唤着——

        回家吧。

        到达目的地的前夕,安迷修终究是叹着气批准了雷狮的申请:“我同意你的要求,但是你知道,我得保证你的安全,还得保证工作的进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 雷狮也知道这个教授的保护欲有多强,毕竟这可是自诩“当代骑士”的安迷修:“我只去浅海,旁边有金他们一起,这样也可以加快工作进度。”他顿了顿,“我回来也会尽快完成原定的我的任务部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不必完成原定的份量,”安迷修扶了扶眼镜,“这对你来说任务太重,何况即使开始会让你适应一段时间,但就算是浅海的潜水,对你这个游泳一窍不通的人来说,也是很大的负担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嘛…相信同伴的能力并不是什么坏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这句话如此顺口,以至于出现得莫名其妙,安迷修自己还未反应过来时,雷狮就快速而低沉地问道:“难道你不信任我的能力?”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反应过来,这仿佛是个俗气但有效的激将法。他哭笑不得地解释:“我当然相信——我是说,你的能力之强有目共睹,不过任务繁重的意思是是给你造成的身体健康上的负担会很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有状况我会及时说的,不会耽误什么进度,”雷狮皱皱眉,似乎想要发脾气,但最终还是压低了声音,“总而言之,下水的申请得到许可了,对吧?这就很好。那么……唔,还是多谢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不,你不会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熟知雷狮脾气的他也只能摇摇头,看着雷狮向他稍稍鞠躬而后走出房间。安迷修憋屈地揉了揉脑袋,琢磨着如何修改安排好的工作计划。

————tbc
…好怕OOC啊嘤…

评论
热度(6)
©坐标x | Powered by LOFTER